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活动
高能物理研究的国际合作(031231)
时间 : 2003-12-31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陈和生说,国际合作是高能物理研究的基本方式之一,目前高能物理所在以下方面通过国际合作取得了重要的进展。

粒子物理又称高能物理,是研究物质的最小组元构成及其相互作用规律的最前沿学科,并在宇宙起源和进化、天体物理的研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粒子物理实验研究有力地推动了加速器技术的发展,并广泛应用到许多领域,使之成为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高技术产业。伴随加速器技术发展起来的同步辐射、散裂中子源,自由电子激光等给许多学科提供了最新的研究手段,使它们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高能物理和加速器的发展还推动许多高技术的发展,如超导、真空、高性能计算、网络等。粒子物理实验是国际基础科学研究的最前沿和知识创新的热点之一。世界各发达国家都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开展粒子物理实验。高能物理实验装置是典型的大科学工程,包括两大类,即基于加速器的物理实验和非基于加速器的物理实验粒子物理实验装置是典型的大科学工程,规模巨大,大量地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高技术,具有投资高,投入大量的人力,建造周期长等特点。粒子物理实验装置对资金,技术和人力(数量和水平)的需求往往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能力,同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没有直接的应用前景,因此,国际合作是世界各国发展粒子物理实验研究的基本方式。

国际合作推动了中国高能物理的发展。在这方面,邓小平同志大力推动高能物理合作。在他的倡导下,1977年秋我国派出高能物理学家参加丁肇中实验组的合作;1979年初签订中美高能合作协议。协议确定中科院和美国能源部进行中美高能物理年度会谈,至今已经持续了24年,中国科学院周光召和路甬祥两任院长都十分重视这项合作,曾亲自率领中方代表团参会。

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合作还体现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的设计、建造和物理研究中。高能所能够成为世界高能加速器研究中心之一,并以丰硕的物理成果在世界占领了一席之地,是与世界各国高能物理学家的帮助和重大贡献分不开的。目前BEPCII已经成为我国高能物理国际合作的重点。

现在,我国高能物理国际合作的方式已有较大改变。从最初的以人员交流为主,发展到大型的合作实验。从早期国际高能物理界帮助我们建造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发展到我们参与美国和日本的B介子工厂、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建造并做出贡献。从早期围绕高能加速器的合作,扩展到今天的包括非加速器物理实验、同步辐射应用、强流质子加速器等领域在内的多学科的合作。从早期仅与少数西欧科研机构的合作,扩展到今天与包括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各国的科研机构和大学在内的全方位深层次的合作,并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中国高能物理正是伴随着广泛的国际合作发展起来。通过国际合作,中国高能物理学家能够参与国际高能物理前沿研究几乎所有重要的实验,对许多重大或重要的成果做出重要的贡献,同时培养了人才,引进大量新技术,有力地推动了我国高技术的发展。

中国以相对较小的投入参与高能物理研究大科学工程国际合作,对推动我国高能物理研究的发展,并对高能物理研究的国际前沿发展做出贡献,具有重要意义,被看作是中国高能物理发展的必由之路和大幅度提高国际科技合作的水平是实现知识创新目标,建立国际一流研究所的必要条件之一。我们必须在国际合作中提高显示度,占领一席之地,为原创性成果做出重要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尽管近年来,对国际合作的投入有较大的增加,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对高能物理的投入仍然是十分有限的。我国高能物理研究的队伍规模不大, 整体水平较低,缺乏高水平的人才;我国的工业基础,特别是许多高技术仍然比较落后,制约了我们在国际合作中地位和作用。上述限制使我国在国际科技合作中的整体水平还不高,在多数国际合作中显示度不高,仅在少数国际合作中能占领一席之地。这与当前科教兴国和知识创新的要求很不适应。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对科学投入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邀请中国科学家参加,并要求中国分担加速器和探测器的建造和运行费用,做出实质性的贡献。

对国际合作规划的问题,陈和生建议:

一要大力支持以国内的实验装置为基地进行实验研究的国际合作,如:BEPC/BES 、羊八井宇宙线国际观测站等。高能所正在建造的BEPCII将亮度提高两个数量级,预期将能获得许多重大粲物理成果。许多国外的科学家表现了强烈的兴趣,有意参加合作。研究所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这些项目及其国际合作的支持和规划,如加大对国内这些实验装置上研究工作的支持力度。希望中国科学院能与有关国家的相关部门沟通,签订专门的合作协议,建立支持外国科学家来华工作的经费渠道和管理机制。只要能在国际科技合作中发挥自身的优势并做出高水平的工作,不仅能够吸引国外科学家的参与和投资,而且完全能够在合作中起主导作用。

二是正确选择国际合作项目以及我方承担任务。集中有限的人力和财力,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慎重选择项目,才可能在合作组中占有一席之地,在前沿科学领域做出有显示度的工作。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与我们的队伍和经费相比,摊子铺得太多,难以做到有所不为。

三是国际合作项目审批和经费分配的决策必须科学化和民主化。必须避免出现小项目大评,而部分有国内外名人背景的大项目则出现不用评审或假评审的现象。有关学科都应建立一个固定任期的国际合作咨询委员会,统一规划和评审该学科的国际合作项目。评审项目时应考虑国际合作年度总经费的限制。经费超过一定限度要交由上一级的咨询委员会决定。

四是加大对先进加速器技术及应用,同步辐射技术及应用和探测器技术研究国际合作及交流的支持。

五是考虑到复杂的国际局势,特别是目前中美交流的困难,国际合作必须坚持多元化,不能过分集中到美国。

六是积极布署和支持“以我为主”的具有重大意义的国际前沿的中长期项目的前期研究,如从日本 JHF到北京的超长基线中微子振荡实验。

七是加大对在中国举行的重要国际学术会议和讲习班的支持。

 

http://org.cas.cn/html/Dir/2003/12/31/10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