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活动
从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改造看知识创新工程(050224)
时间 : 2005-02-24     

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改造工程办公室主任罗小安介绍,20年前,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建设是中央领导亲自抓的一项政治任务。每月都会召开部级以上领导小组会议,协调各种关系,为保证任务的完成,厂家不论赚钱与否都必须先保证生产。如今是市场经济,厂家生产首先考虑是否能赢利,否则肯定不干。因此高能研究所决定,5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招投标项目,必须经过计划招标实施。这样的项目在正负电子对撞机的改造中约有百余项。 

在市场规则下的竞价性投标后,他们发现,某些项目是让“大”厂做,还是让“小”厂生产,都需要认真考虑。过去的国营大厂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有的已自己开始经营小厂,大国营企业实际已经不“大”,所以不能一味看“大”还是“小”。 

对一些重要的关键性部件,必须找生产能力极强的厂商。如探测器北京谱仪上的主操作漂移室端板,需要用数控机床打30000多个孔,位置误差小于50微米。经过招投标,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中标。但在加工探测器主操作板过程中,孔与孔之间发生了几十微米的偏差。由于加工中材料发热发生了形变,20多万元的材料就这样报废了,成都飞机制造公司只是损失了材料费,而高能研究所则耽误了工程工期。于是,经过陈和生等所领导与对方领导协商,双方在开展现场研究后,一起制定了《工人操作规程》,并派人随时监察,以保证质量。

另外,一些项目由国外厂商生产。如今我国外汇的汇率不断变化,一年前签订的合同金额也可能发生巨大变化。由于国家政策变化,一些项目经费由财政部直接拨款,周期较长,可厂商没有预定金或首付款则不生产。怎么办? 

所有这些问题,高能所只能自己想法应对。

无怪乎,中科院高能所所长陈和生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当所长、做工程经理风光,可我没有一点儿成功的感觉和喜悦,每天只有无尽的烦恼和压力。”他必须不断切换自己的角色,经常在一天之内,有时做高能物理方面的专家学者,有时做科研战略的决策者,有时做总工程师,有时做商业项目的谈判专家,切换角色不亦乐乎。 

为解决国家大科学工程建设中出现的各种矛盾,2003年高能研究所举办了建所以来的第一次大型管理工作研讨会。通过举办这样的会议,高能所收集到了研究所工作人员提交的管理方面的论文83篇,并遴选出13篇内容翔实、对改进管理工作有指导意义的文章在大会上进行交流,其内容涉及科研、工程等高能所管理工作的方方面面。 

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改造过程中,高能所新出台了几十个关于工程的管理文件:《岗位职责暂行条例》、《财务管理条例》、《招标工程管理条例》、《物质采购管理程序》等等。

尽管在工程实施进展过程中曾遇到过一些预想不到的困难,但到目前为止,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的改造工程进展保持在计划内。 

高能物理所改造正负电子对撞机是如此,其他大科学装置的改建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论有多少困难,中国的大科学装置已突破科学和时代限制,就像一艘艘游弋于科学海洋中的“科学航母”。对于国家,它们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根基;对于人类,它们是发现自然秘密的利器。 
中科院基础局局长张杰说,中科院将利用大科学平台,促进学科交叉,促进中科院综合优势的发挥。通过“一流的装置”加“一流的科学家”,做一些国际顶尖的科研工作,从而形成“联合舰队”型的基础学科群。

正如他所料,“科学航母”在创新发展中升级后,不断创造出新的业绩。

最近,兰州重离子加速器按照国际规范开放运行,为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派出的由放射性束物理实验室小泽博士等8人组成的实验组,在放射性束流线上成功进行了“中子晕核11Be中能区核反应截面的精细测量”实验,标志着兰州重离子加速器放射性束流线的性能指标处于国际先进行列。 
合肥的全超导核聚变托卡马克装置的最后一个外包组件外真空杜瓦,日前运抵合肥并通过验收,这意味着历时4年的我国新一代“人造太阳”实验装置──EAST建设已进入总装冲刺阶段,明年将如期完工。

中国独创、世界唯一的太阳望远镜,即将发射升空…… 

 

http://www.bast.net.cn/kjxx/gnxx/2005/2/24/33111_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