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活动
管理科学部召开2005年度专家咨询委员会(扩大)会议(051017)
时间 : 2005-10-17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管理科学部于2005年9月16日在北京外国专家大厦召开了2005年度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咨询委员会成员和特邀专家共14人出席会议。会议由咨询委员会主任郭重庆院士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王杰副主任出席会议,管理科学部的全体工作人员及承担管理科学部“十一五”发展战略与优先资助领域研究的部分课题组成员列席会议。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1)汇报2005年管理科学部学科评审工作的情况;2)重点审议《管理科学“十一五”发展战略与优先资助领域研究报告》(征求意见二稿)。

首先,管理科学部陈晓田副主任向咨询委员会成员汇报了2005年管理科学部的评审工作,包括面上项目、重点项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外籍)、海外及港、澳青年学者合作研究基金、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等各类基金项目的评审与资助情况;2006年重点项目建议立项领域;评审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建议等。随后,陈晓田代表科学部报告《管理科学部“十一五”发展战略与优先资助领域研究总报告(征求意见二稿)》,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所的杨晓光研究员、天津大学的熊熊教授、清华大学的薛澜教授分别汇报了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和宏观管理与政策3个学科的研究报告,提请咨询委员会成员审议。

与会专家们认真审议了各个研究报告,并集中围绕中国管理科学在“十一五”期间的发展方向、战略目标、指导方针以及研究工作的规范化等诸多方面展开了认真热烈的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征求意见二稿比前一稿又有了进一步的改进,观点明确,论据充分,具有比较科学的基础;在文字表述上,在论证的深度和高度上都有所提高。专家们在充分肯定各报告总体框架的同时,也对各报告提出了进一步修改的具体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点:

1. 管理科学部“十一五”的战略规划应该进一步考虑国内外学科发展以及中国的实际需求,努力结合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与国家发展的重大方针,包括2005年10月召开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思想方针,将这些思想作为科学部制定发展战略的重要依据。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虽然是自然科学基金管理科学部的发展战略,但对我国管理科学的研究与发展将会产生重要的导向作用。因此遴选的优先资助方向要更加注重前瞻性、基础性与包容性。要承认管理科学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交叉,将“十一五”期间的发展目标更加具体化,落实到遴选的优先领域上。

2. 应将建立管理科学的中国学派作为一项中长期的发展目标。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经济持续发展,出口不断增长,说明中国的企业管理水平并不是一无是处,事实是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其特点在哪儿,经验在哪儿,完成理论升华的条件已基本成熟;虽然这是一项很困难的工作,但需要中国的管理科学家们去完成,去发展管理科学理论与方法。

3. 过去20 多年我国大量引进了西方的管理理论与方法,应该结合中国自己的特点,研究一下东、西方方法论相结合的问题。要强调研究的规范性,但规范性并不是一味强调模型、数学,而是研究要有一定的范式,要有统一的科学性要求。要注意定性与定量的结合,但不可偏重,也不可偏废。

4. 科学部与各学科要各自体现共性与个性。3个学科的目标要有所侧重,从目标到领域、方向,应该突出各自特点。管理科学与工程学科应更强调基础性,方法论上不要仅注重数理方法,也不要忽视行为科学问题,在走向世界上应该走在前面;工商管理学科和宏观管理与政策学科,需要强调突出中国特色,争取做出原创性的成果。

5. 基础性工作包括数据库、案例库的建设与管理要更加重视。应该通过几年的研究与积累,逐步形成中国自己比较完整的数据库、信息库、案例库,让科学家共享。

6. 一些具体优先领域的微调问题。有的优先领域与方向上的科学问题要进一步修改、明确,如能源安全、水资源安全等方向,如何注意不去做其他学科已经做过的工作,认真体现管理科学的特色与学科交叉的特点。

管理科学部主任郭重庆院士做最后总结发言。他指出,中国管理科学今后20年怎么发展,战略目标需要表述清楚,一定要明确。完成中国管理实践理论升华的重任不能靠外国人,要靠自己;中国现在面临的许多关键问题不是资金、劳动力和技术的问题,而是管理问题,提高这三要素的配置效率关键是管理。现在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代,中国的管理问题有许多值得我们去研究的。要全面理解管理科学,不仅是微观管理,而且应该包括宏观管理。关于项目立项问题,提倡规范的研究方法是必要的,但研究方法也应该有包容性。管理科学研究应该重视最基础的问题,最好的问题是最基础的问题,最基础的问题往往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要集中力量做好几个共同关注的问题,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不能全靠自由探索,需要重点项目、重大项目,重点项目、重大项目要体现导向。要倡导到实际中去,改善成果的检验标准。最后他强调,要处理好大科学与小科学的关系,小科学是自由探索,大科学一定要具有导向性,而且要满足国家的需求,要发挥自然科学基金的杠杆与导向作用,提出具前瞻性的战略目标。

 

http://www.nsfc.gov.cn/nsfc/desktop/jjyw.aspx@infoid=7516.htm